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王昀

中国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研究院院长

王昀,教授、博导,中国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研究院院长,文创设计制造业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首席专家,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

长期从事设计教育、产品创新、设计产业与推广等方面工作,倡导国际视野下的本土设计实验,主要参与了上海世博会、包豪斯进中国、国家文化科技创新工程、“2011计划”协同创新中心、中国设计智造大奖等中国设计界的几件大事,承担国家级、省部级课题10余项,发表论文30余篇,研发产品30余件,获得荣誉30余项。

guest is introduced
演讲内容

《中国设计智造协同创新模式》


各位朋友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根据主办方的要求,今天接到这个题目,是个命题作文,是后疫情时代下的经济复苏和产业重构,这个题目很宏大,我也不知道怎么确定答案,所以我用了两个字叫“思考”。

我们在后疫情时代,大家身处中国身处雄安我们特别幸福,每次看到数据的时候疫情跟整个人类都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就经济发展来说的确是有一个暂停的状态。前两天我还在朋友聊,因为我来自浙江,浙江经济第一季度的数据是负5.6,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样的情况带给我们和政府的压力都是非常大的。我们再看另一个名单,就是美国出台对中国制裁的名单,里面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名单就是华为,华为是全球五百强里面排49的,前几天我刚刚去了一次华为,同行的有一个同志就问,你排名49为什么还要被制造,而且是重点?华为的高管回答诉我们,其实就是碰到了经济发展中的关键因素,戳到了痛点,跟排名无关。华为真的很厉害,那天我看到的数据是,他去年的产值是8800多亿。我们再看另一份名单,就是白名单,创新利益的白名单,华为排名是第6,然后有小米、阿里、京东。基于创新力的总量这不是对应关系。跟行爹增长度有很大关系。

看了这两份名单我最大的感受是,我们面对经济复苏和重构应该想的是四个字,就是工匠精神和创新精神,这两种精神今天要特别强调一下,华为9月10日刚刚发布了一个以鸿门系统做一个全新的建构,包括他们一直做得河图,从他们的名字上包括麒麟、巴图都感觉到创新精神。所以今天提工匠精神和创新精神,我们重新思考就变得特别重要。

我们是做设计的,在今天的时代考虑问题总是需要看,复苏从哪里复苏呢,设计经常讲从1.0到2.0到3.0到4.0,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有一句话设计就是为人为生活,设计进化的历史就是一部人类生活进化的历史。所以后疫情时代本质上也不例外,本质还是在大的历史长河中往前推进的。这里面无论是从德意志制造同仁的彼得贝伦斯(音),一直到马丁的手机还是到阿尔法狗等等,我们一直在想设计在今天的时代下究竟面临着什么。

请大家欣赏一个短片。这是个项目,也可以说是个窗口,这个窗口是我们学校在办的一个设计大奖,到目前为止办了五年了,其实还是可以看得到,因为是个全球性的奖项,它覆盖了五大洲60多个国家。其实这和河北金芦苇奖有相似的地方,我们两个奖的基本观点都是很接近的,只不过我们的时间略早几年。

我今天放这个片子也是想讲,这个奖作为一个窗口大大小小,从各地设计师到大企业,三星、保时捷这些企业里面可以看到什么,设计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当然今天特别遗憾的是,因为这个奖项就像一个平台,每年会出去,我们坚信走出去实地考察和采访是特别重要的地方,今年可能都采取线上的方式。但是今年我们也采取了一些办法,通过一个海外分赛区的方式,叫做全球化下的区域化吧,这样的联动来做,我们做了一个英国分赛区、日本分赛区、意大利分赛区,做了一种更有连接可能的交流。这也是协同创新的探索,其实是倒逼,倒逼所有人做所有的事情都要做一些改变。

这个奖品我们做了DIY的覆盖到国家的点,大概有30个以上的国家都获奖了,国际化程度还是比较高的。从这里面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就是参加奖项设计师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类型和种类特别多,小的在十几岁,北京四中的就有一个孩子参加了,那的70多岁,行业跨度特别大,甚至有外科医生,还有一些大公司设计人员。今天看到最大的变化就是设计基因的变化,应该说中国设计40年还是艺术引领的,尤其是清华美院、央美等艺术的引领来发展的,包括何老师的湖大,当时也是基于全中国的包括工科、医科的人才加盟来做这个事。但是今天的确看到更多跟信息技术、大数据相关东西的介入,而这些介入极大地改变了设计创新因子,这也是参赛者变化特别多的现象。

我们有一个特别鲜明的感受,今天我们要探讨一种智能时代的设计4.0到底是什么,对于我们来说叫做(184:58英),希望它是兼具智慧与智能、协同与创新的系统方法,这种方法是在不断演化的,所以这几年我们一直强调设计还是要比(185:17)时代更强调它的层级结构,我们把功能性、美学性统筹称为设计的技术含量,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在设计之道这件事,就是设计对民生对产业对未来的贡献度,在今天这样的社会转型期我们要特别强调和发掘,推进具有社会影响力和行业释放力的设计,这样可以帮助我们设计做的更大。

这里放了一张《富春山居图》,今天我们讨论转型的问题始终离不开中国设计哲学的基本观点,所以这几年我们在做这样事情的时候,我们讲中国人关于人事物,关于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这些是我们特别关注的,所以我们尝试用中国式的关注方法做了一个设计五观,就是观察他的人究竟是什么,从人事物场境来看事。这里面对设计来说,从协同创新的角度来说就要从灵魂的初心来着手。事,事理学、经济性,包括生产生活生态生意,它的关注度会变得比以往更广,因为这面临着一个重新审视的问题。物,工业设计本身就是个造物的学科。当然中国人到最后还特别讲境,情境,就像这首诗写的悠悠天语旷,切切故乡情一样。今天的大主题叫做生态,后疫情下经济复苏的永续生态,生态其实是非常大的概念,当然生态有不同的生态,怎么构建良好的生态,所以独特的生态是需要思考的。

我们把智能作为一个窗口我们看到,怎么在一个暂停的时代来重新思考设计方法论,怎么以协同创新来做一些连接,我们要聚焦些什么东西,我们看到三个现象特别明显,一个是“新文创”,这几年新文创类的产品设计发展非常快,跟文化形态的创新尤其是数字文化以及资源整合这一块的设计变得越来越多。这是当时网易严选和中国美院的合作项目,几家单位连在一起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这里有一段小视频。这里面有贵州的雷山,有宁波的象山,方式都是一样的,我们归到新文创,有传统受益人,有互联网公司,我们全部连到一起来做,当时还有北京的民大等等。这几个项目的时间都不长,但是成效还不错,很快,其中有一个学生自己设计了一个杯子就三个月卖了10多个,这种生态建设的方式还是特别值得借鉴。

第二个就是“新制造”,就是对当下文化价值的重构是一个很大的特点,包括刚才周总在讲的智能生态以及数字协同管理,这些也是非常明显的现象。这里面中间是博士生做的机器人,这个产品获得了我们的奖品,但是真正做的好的是技术,我今天想放的是右边的这个,是英国的设计做的,叫做hero  arm。这是为残障人士专门做的“义肢”,但是我们从人与人之间平等的角度来讲是带有一种歧视的,通过他的设计,和迪士尼合作,它特别时尚,这带给人的信心是特别不一样的,这很符合我们讲的,好的设计应该是艺术和科学完美统一,把整个的机械统一和传感系统结合的特别好。

第三个我们看到的一种路径就是“新服务”,新服务的确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新的体验文化的生态的确不一样,最近连续几家谈的,包括从华为到阿里到格力,每家企业都在构建自己的生态,怎么把今天网络的力量,网络群众创造的力量怎么发挥出来,这个事也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现象。这里面有三个例子,中间的例子就是蚂蚁森林,马云就讲过,也许支付宝不存在了,但是蚂蚁森林种下的一棵树还在,还在沙漠活着,所以这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理念。这边放了三个,两个是去年的,这边是今年华为云协作的办公产品,我们选了一个作为视频。这个例子是针对出租人,出租车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是不可缺少的,不是说滴滴出租就能完全覆盖,还是有公共出租的成本,公共出租车的司机我每次去坐都听到各种各样的抱怨各种各样的不公平,各种各样的艰难,正好我们研究院跟一个媒体公司有合作,大概的意思就是从,原本是做一个车体的单摆,作为城市细胞的节点,然后把节点串通起大街小巷,穿透起街头大大小小的创新创业者,然后重新进行社会的资源整合与重组。这个设计就从传统的工业设计到了民生工程这就是一个变化。

所以从新文创到新制造到新服务,这就是对主办方转型的思考,也是我们看到的一些案例。这是我们做的一些事,从设计到研究一直到教育社区,就我们这系列活动,欢迎大家有兴趣的关注,也欢迎大家参加,里面也有各种各样合作可能性,就像主持人进的,协同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只不过我们各自都要找到发展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