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王辉

URBANUS都市实践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建合伙人

  URBANUS都市实践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建合伙人。美国纽约州注册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理事,《建筑学报》等专业期刊编委,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设计课导师,中国科学院大学建筑研究与设计中心客座教授。除了做为创意型建筑师获得许多国内外重要的设计奖项外,王辉还是一位积极解读当代社会的建筑学者,发表了大量关于建前文化的文章。

  1999年王辉与刘晓都、孟岩共同创立URBANUS都市实践,并将其发展成为当今中国最具有,影响力的建筑设计事务所之一。


guest is introduced
演讲内容

《用时代精神来传承文化


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么一个讲台上跟大家分享一些小小的设计经验。刚才听了陈刚书记讲,有设计才有未来,有多好的设计就有多好的未来,我听了以后确实挺感动的,因为这个时代增进设计,这个时代的设计师如何做设计?这是我们的回答以及我们对这个时代的思考。

刚才封会长也讲了,设计是时代的灯塔和火炬,我在想还是一个比较需要自醒的问题,我们自己一个设计师,做一个乙方,我们拿什么去作为灯塔呢?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也是基于这样一个点,自下而上如何看待我们的位置以及如何用我们的位置来影响我们的未来?

这是一个伟大的建设者时代,在幻灯片中间的部分要倒回一千多年以前,这是兰斯大教堂的设计者,也是几乎人类史上第一次建筑师有他的形象,建筑师的形象是什么?拿了一个丈量尺寸很长的杆,仿佛像指挥棒似的,指东打西,他的位置很高。他的工具是什么?一个是直角尺,一个是量角器,直角尺和量角器是什么?如果回到宋代,在我的右手,这张画是我们伟大的建设者的指南,翻开数第一页就是关于建设要讲规矩,方和圆。在古代,其实建筑师和舒服,因为他有规矩,但今天建筑师虽然也很兴奋,但是充满了焦虑,正像左边这张画里面,文艺复兴的时候一张画,他充满了焦虑,为什么呢?在我们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其实仿佛闭上眼睛,我们在传承的文化,尤其我们国家,我们有好几千年的文化,但是挣开眼睛我们面临着文化的一地鸡毛。

面对一地鸡毛文化的时候,我们作为设计师在这个时代的担当,我们这么多设计师如何去理解用时代精神来传递文化?虽然这么说不正确,但是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虽然我们承载着几千年优秀的文化,但是我们的文化现象并不那么让人感到欣喜。

我先讲一下几年前我和万科集团通过一个龙计划自下而上的民间活动做了一个设计,这个设计的对象是眼前的寺庙,我虽然学了建筑学了几十年,在我这个项目前从来没听说过,他有多伟大?是中国现存最早的道教建筑,是现在唯一的四座唐代建筑之一。六年前它就是这么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是如何形成的?是当今的文化,不是没有文化的遗产,但是我们的文化遗产被过度地各种各样的主义所包围,这个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只是用一段墙围起来使庙脱离了跟他共同生存一千多年前的村庄,村里面把庙前面的泉当成垃圾长,左边我们修好了这个庙带来的是什么?还村于民,还庙于俗,把垃圾长变成了广场,我们进入庙以后,原来做牛棚的窑洞变成了一个市民休闲的地方,上山的道路变成一个仪式感的空间。进入庙以后做了一个时间轴,把这个庙在中国千百年的建筑发展中的地位,通过时间轴呈现出来了,同时在地上用1:1的比例尺把面的剖面画出来,庙里的构筑件说出来了,我自己也不知道。

庙依然有围墙和红墙相比,我们用一种更接地气的墙,把它和自然连接起来,在这个庙前面有一个戏台,过去给龙王爷看的,现在给老百姓看的,过去的庙只是孤零零的庙,今天我们给它各种各样的场景让它成为一个视觉的中心。

在这样一个国家文保单位不允许私搭乱建我们注入了文化、活力和内容,连村里都喜欢挂在庙墙上挂的各种各样的图式,把现存的四个中国唐代的斗口放在地上,有三米多高,让我知道了中国古代建筑的伟大。这样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庙,变成了让世人都知道的。

有文化遗产的国家,有好多东西我们真不知道,气侯度是什么?在黄河大拐弯的地方,南面跨过黄河看到的是荒山,北面看到的是它。在六十年前有中国考古的大发现,把人类最早用火的历史推到了180万以前,这样一个伟大的考古发现,而且它坐落在黄土高原上,有非常漂亮的黄河大拐弯、沟壑形成的景观,等等,可是没人知道,知道又能怎么样?在四年以前,山西省做了一个活动,一堆圣火,希望用火炬来提振,这个活动搞起来了,也做了一个圣火广场,但是这个圣火广场长的是这样,我不做评论。就在差不多这个活动结束以后,山西省获得了去年全国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举办权,并且决定在这里继续做圣火活动。在这样一个非常艰难的命题,非常短暂的时间里面能做什么?还是还原,把人类毁灭的面貌海员到大自然里面去,底下我很难用语言来说,我可以用建筑语言来表达。底下就是我们做好的圣火广场,融入到自然里面,如果我不告诉你鼓起来的包你就会认为这是自然应有的一部分。如果我不告诉你这上面是这样那样的一个广场,可能你们想当然天生在那里,但其实我是用一种很简单的方法把原来破损的残片放在这里面来。

从这张画我们可以看到,这是原来的一个点火台,用一个山洞包裹起来,好处是什么?带领观众离开了日常比较世俗的人间,还原到非常原始的状态里面,通过这样一个山洞获得了心灵的净化,右手这边就是原来的举火台,我们用一个新的东西包裹起来,让它还原到自然状态里面去。从山洞上来以后,你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构,绕过这个结构你看到光线继续往前走,这个时候其实是上点火台的台阶,这个台阶是把它塑造在像一个晴天霹雳一条线,鬼斧神工切下来的一条线,这个就代表了180万年人类进化之今所有伟大的力量。这个是最后形成的举火、点火仪式神圣的一刻,从这里面点燃的火炬走上点火台。

在这个山洞里面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声学的装置,能够让人在里面呐喊,还原在最初的童年。把火引到地面以后有一系列神圣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欢愉的过程,把新的看台和旧的取火台取在一块,这是点火和取火的仪式过程。

最有意思的是,在过去的施工过程中还留下了大片的逻辑,我们在很段的时间里面只是用挖地沟的形式,用最小的工程量获得了最大的效果,把观众引到了山的这边,来看伟大的考古原地。作为建筑师还是挺幸运的,在我们手里面不是一张白纸,是一个残片,修复这样物质的废墟,更重要的是我们修复当下人精神的废墟。

下一组,作为建筑师我们要干的是什么?如何去织补一个文化的碎片?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在城市的深度开发中非常多,就是把城市一些工业的遗址转化成当下社会可利用的东西,这是在沈阳,在抗美援朝的发挥中重要的仓库聚集区,今天这个仓库不得不被拆掉,变成一个商业开发用地,仓库如何使用,也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如何把这样一个仓库和现在的房子结合起来,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命题。

我们想到的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要在这里面提取出它的基因,让非常有限的公共空间里面能够发挥和发展这样的基因,我们公共空间能做的事情非常少,只是一个学校、幼儿园,一个社区小小的商业,如何把它做在一起?这是我们的一个提案,就是用仓库最有特征的山墙面可以做其他所有东西的基本元素,这些元素组合起来以后,仓库可以变成温室有趣各种各样新的活动空间,仓库可以变成一个非常有沥绀的社区入口和商业,仓库可以变成学校,也可以变成幼儿园,可以变成各种各样的东西,他们都含着老的东西的基因。所有的基因变成以后,我们无形之中已经实现了一次基因的突变,让这些好的基因和好的时代结合起来变成我们未来和过去的一个桥梁。类似这样的想法,也是我每天面临着工作需要解决的难题。

这个地方叫烟台山,是福州最名字的一个历史地段,不是租界,相当于其他地方的租界区,历史的烟台山是一段美好的传说,但今天它是遍布疤痕的场地。我们和中规院一起做规划,规划领导很认可,如何做设计?领导们待会都有共同的认知,认知的交点什么是风貌?也是雄安的问题,什么是中西合璧?什么是古今交融?什么是以中为主?我们对风貌理解并不认为是它的形式,是它的一种基因,在烟台山提取出屋顶的基因,如何利用这个基因织补一个碎片式的,把它变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从这里面可以看到就是说,我们从屋顶出发如何还原回一个老的烟台山的感觉,以及利用几个小小的碎片如何发展称一个完整的故事?

比如说它的街巷,再比如说可能有些地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片段,如何把片段延长,甚至在一些地方,比如说它只是一栋小的仓库,如何把这个仓库给它围合起来变成一个院落,它可能不是建筑,我们基因的残片提取藏在地段上的两棵树,如何通过基因的提取放大转接以及各种各样的操作,我们不谈形式真正谈风貌,我们不讲固化的文化,而是讲流动发展以及逐渐进化的文化。

最后我想再借机会,我也非常荣幸做一个雄安的建设设计者来面对另外一个文化,那就是文化的混沌。我们今天之所以要搞论坛,之所以要这样的研讨就是因为文化仿佛人人都知道,但是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们今天面临的文化是什么?口号下不同的理解或者说和而不同?非常有幸为雄安集团、华润集团、深圳工业设计协会在雄安做了一个绿色建筑展示中心,我今天不想多谈设计的具体点,只想谈一点,一个单点的建筑设计如何为理序城市作出贡献?之所以有设计就是要修补一个社会,一个非常混沌的文化残品。

通过这个设计我也非常感谢雄安新区管委会给我们很多支持,在容城示范区做了一个金街坊,作这个事情的时候从一个点出发,我们应该从一个整体的城市出发,我们是做一个建筑是做一个社区,也不是在做一个社区,是做一个城市片段,让一个基本跟整个城市大的格局是协调的,以小放大的方式变成设计方法论,由此推演出雄安绿色建筑展示中心,在雄安绿色建筑展示中心如何去体现古今交融,如何体现中西合璧,以中为主,这个时候反而传统文化给了我们巨大的力量。它蕴含的空间,人在运动,人在感受,人在体验,都是中国人的空间、中国人的运动和中国人的体验,这是我所理解的所谓以中为主。

东方美学在画中游这是一种高大上、美好的东西,还有其他的东西,新区管委会在讲的如何在街角,让每个街角都有故事,形成陈刚书记刚才讲的职住平衡的城市。

非常有幸能够参与放因最好的金角营编,最好我想用所谓的植物馆来结束我今天的演讲,这是去年我们在北京园艺博览会和万科集团一起贡献的植物馆,对人和自然关系的反思,这张图是一个时间轴,人类只是在最近的三百年里面已经把几亿年的自然进化,几乎要倒退回去,尤其是沿海的城市建设,由大量砍伐树林,今天也好回到一个反思的时代,建筑如何去跟红树林结合,用一个建筑的形象告诉人们世界上有一种五中叫红树林,对人类,对地球,对鸟类有多大的保护作用,通过建筑又知道一个尝试,我们的建筑如何找到时代问题,我们建筑如何用时代精神去解释和解决时代问题,我觉得这代建筑师在伟大的建设者时代里面应有的使命和任务。

如何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回答这个问题,最后归结到四个字,用十一精神来理解我们的工作,用时代精神激励我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