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石振弘

红点设计品牌运营公司总经理

  拥有多年跨国际、跨文化的企业管理经验,现为红点设计中国区总经理、文旅部主办展会总策展人和红点设计博物馆馆长。

guest is introduced
演讲内容

《社会设计——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大家好!红点作为WDO在创始的一个主要伙伴以及世界工业设计日的创始的一个伙伴,一直在关注整个全球的设计趋势发展,在过去几年,红点每年全球的送报奖作品和获奖作品观察到了一个趋势,社会设计,越来越的报奖作品产品的介绍会写上它的设计是多么地为我使,为社会环境,为环保来做贡献。

今天作为千年大计的雄安之城,红点在这边来跟大家分享我们关注到的一些趋势。

大家知道这个水瓶必须要花450-470年来可以做降解,我刚刚聊的一分钟内世界生产了一百万的饮料瓶。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全世界粮食19%生产出来之后根本没有进到人们的肚子里面,19%的粮食都浪费,在中国远超过这个数字。一年全球浪费的粮食大概等于四个咱们河北省这样的一个耕地生产出来的粮食。给各位还看一个蛮可怕的数据,各位可能都收过快递的包裹,有一个灰色的塑料袋,里面有纸盒,有里面小礼物和小卡片,而里面打开支撑你的产品有很多的价值,很多难回收的包装,这样的包装确实来自于中国各地,也就是大家可以想象它的碳排放的问题。

2016年“双十一”一天之内中国产生了6.5亿包裹,2019年“双十一”产生的包裹量增加了一倍,根据邮政总局的统计,去年单单由邮政总局统计到的包裹,中国有600亿个,还不包括我们包含我们每天点的外卖跟饮料、奶茶,在中国超过20%的人已经进入三明治时代,什么意思呢?上面有两个到四个的老人要照顾,下面有两个小孩要照顾,这样的一个议题让工业设计从过去的一个生产,尤其在中国,用一个代工生产,从二级产业为三级产业,工业革命之后工业设计作为一个诱使商品能够更好的销售,作为一个市场导向的设计,无论从美国、英国到日本,其实不断地有人提出这季要为真实的世界来设计,我们在2017年、2018年开始,开始在国内倡导社会设计,如何透过设计的能量能够来针对社会上的问题提出一些新的解决方案,红点在评奖有四个重要的面向,什么是好设计?我们在评的里面,例如说功能的品质,功能有没有创新,你的使用有没有创新?你的外观材质、设计有没有魅力,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社会责任,你就是在红点评奖的过程当中会把这四个面向当成是重要的一个评审的标准。

各位可以看到上这四个产品,最右手边功能的品质,对女哺乳器和储乳器,在最左边的设计社会这是去年红点概念奖入围者,未来可以重复使用的装饰,通过充气式利用回收的材料来制作的,我们希望透过设计思维,针对社会性的问题,用设计的能力来针对产品,针对体验提出新的产品、新的服务、新的商业模式,待会大家有机会可以到展会里面,我们今天在雄安做了一个蛮有趣的展览叫社会集结展,我们集结了100多家机构,全世界怎么透过社会进入设计的议题怎么提出新的解决方案,在我们的展区你可以看到,不只是欧美,不只是亚洲,连中国,我们都有很多非常好的案例。

在台上大家看到的几个案例非常兴趣的,无论是取代保鲜膜新的用米蜡做的包裹产品,在过红灯有一个新的体验就是智能,我们在处理厨余是非常不舒服的,可以让里面的厨余打包出来,这个垃圾带本身除了可降解之外,也依靠垃圾来弄,你又可以重复使用。

大家都认为吸管是造成海洋生物污染里面非常严重的问题,其实棉签也是,全球每年有大量的棉签流入了海洋,大家吃到很多的生海鱼里面有棉签的材料,我们的一个丹麦产品透过硅胶重新来设计棉签,重复使用率可以超过一千次,这样的产品可以大量减少海洋生物的垃圾。

我特别想要介绍最右手边的餐盘,这是国内非常好的获奖作品。我先看看这个咖啡杯,这个材料是由咖啡渣所组成,最右手边的餐盘解决了中国最大的废弃物之一谷壳,在西汉东汉的墓里面盗谷壳,埋在土里面大概六个月可以降解,我们也对接到中国非常小家电企业、母婴产品的企业可以来对接。

做社会设计不是只有工艺,我们可以看到最左手边的轮胎是有米其林,未来很难降解的轮胎会有各种垃圾做成不用充气肺泡型的结构,全球针对这种问题不仅是公益组织在进行,我们要从跟大家分享的是从红点的设计产品非常多的产品不只是名号上倡导社会设计,而是实际上他也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最左手边的案例,随着越来越电子化、智能化,非常多的电子废弃物,这些本身可能都含有有毒的金属物质,我们的一个设计师把它包袱起来变成女孩子的胸针、耳环等等,而每一个产品因为长得不一样,也是很个性化也是受到非常多的欢迎。

在土耳其很多的贫困社区,设计师透过回收的塑料重新制成一些元件,让小朋友通过废弃的来装自己的游戏,甚至包括用家里的漏斗、水管来做乐器。

防灾,各位知道防灾是全球都在面临的问题,而这样的一个防灾的设计其实我们左手边看到是针对女性的防灾用品,而女性的防灾用品跟一般的家庭有非常大的区别,例如说要很好跑的鞋子等等。

针对这次疫情要小朋友勤洗手,这是一个印章,你拿起来盖在小朋友的手上,叫小朋友去洗手,以前叫小朋友洗手洗三十秒,设计可以做什么?我们设计师通过这样的印在你的手上,让你洗三十秒之后就可以洗掉,原来洗手洗三十秒是有多长。

右手边是针对监狱里面的看守所,制作很多的产品,例如说饼干,大家对于这样一个地方生产出来的产生是有疑虑,设计师通过一个非常好的设计,铁笼的设计,走向阳光的这样一个产品。

在印度,大家都知道印度的水很脏,脏的不只是因为它的宗教,一些肉体在那边,更重要的是很多祭祀的花会放在上面,这样的花是有农药的,有一个企业如何去降解农药,回收这些花,并制成香薰解决了非常多的就业、环境污染等等的问题。

这是一个还蛮有趣的项目,为了拯救德国柏林橡塑,做了一个运动的设计,在橡塑下面做了一些声音,在公园里面这样一个装置吸引了非常多的会到现场去听橡塑掉下来的声音,还有它营造的灯光,甚至把它编成一首歌在网络上去宣传,这样的一个设计,社会创新的一个设计让非常多的人了解到橡塑保护的问题以及进行捐助。

我们分享这些案例希望大家能够知道设计的力量会与雄安这样的一座城市,它的重点可能不只是在很简单的外观的设计,或是科技的创新,它可能更要思考的是如何把社会意识的思维埋进去城市的基因里面。

我们透过每年全国二十几场的演讲,我们透过每年举办大型的设计共创,我们透过举办设计展览来去推动中国的社会设计的生态系统,每年我们在各大院校跟全国的各个工业设计协会合作,我们做非常多的演讲,邀请了很好的社会设计的设计师两分享,另外我们也做了设计共创,我们集结了中国设计能量,例如说我们在前年,我们针对职场女性的痛点提出一些议题邀请了香港、台北、上海、厦门几百位设计师提供一些新的解决方案,提供一些NGO来作为提案,我们今年在疫情期间认为设计师不应该只是图上画画海豹,设计师应该是更有能量的,所以我们在3月份的时候发起了一个治愈未来社会的设计的运动,我们准备预计一个礼拜之内征集一百个设计师,结果在三天之内征集到了2350个设计师一起投入那样的一个活动。

我们来看看这些设计师提出的怎样的一个方案,针对小朋友的洗手,针对小朋友玩具的收纳,根据宠物的消毒,针对老人,如何让老人愿意戴上口罩,针对心理创伤怎么通过服务设计提供新的解决方案,还有我们很感动,山东有一个聋哑协会来了三十几位的伙伴,他们告诉我们,这次疫情防疫里面有2000万人是被忽视的,在中国有2000万个聋哑身体有残缺的人口,这是非常庞大的,但是这次的疫情防疫却没有人考虑到他们,于是乎他们从山东来加入我们一起共创出为了聋哑人防疫的设计解决方案?

今天很高兴封会长的邀请,我们在展馆有展出,今年度针对亚洲一百个社会设计机构邀请来的社会设计展览,也欢迎大家在会后有机会到我们展区看一下我们的展览。

我们希望未来中国越来越的企业从1.0、2.0往3.0社会责任去走,也欢迎大家到红点设计博物馆,在厦门机场,我们把一个航站楼拿下来做博物馆还是蛮酷的,我们在国内办了一个当代好设计的奖项,红点设计博物馆希望成为中国设计界其中一员,来助推中国社会界生态系统,这是相关的活动如果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扫码,加入我们正在推的一些活动,也欢迎到我们的展区(参观)。